• 介绍 首页

    三度潮湿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22、将军(END)
      汪齐轩中午过后有三个小时的空堂,本来想回租屋处补眠,却被下午翘课的曹亚寧抓着通了两个多小时的电话,眼睛根本无法闔上,转眼又得出门上课。
      虽然从家里到学校的车程顶多二十分鐘左右,但大一早八的课很多,学校占地又广,点到点的距离太远,他懒得天天通勤,也不想上了大学还继续跟汪齐皓挤一间小房间,以学习独立为理由,和家里商量了两天很快就获得校外租屋的首肯。
      他的住处自然没有多一个小短腿,除了单人套房的坪数太小,他每个月的生活费也根本负担不起一人一狗的开销。
      更何况他每两到三个礼拜就要花费至少五、六百块的车费往返台北和台中。
      他在巷口的7-11买了一杯大杯冰拿铁,掐着时间慢悠悠的往文学院走去,路上经过工学院门口,视线一扫就瞥见不远处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周围围绕了几个男女,和以往一样受人欢迎与追捧。
      咬了咬吸管,嘴里滚着甜苦适中的咖啡,他撇开头,然后匆匆掠过。
      「欸、齐轩,上礼拜文概的笔记你有抄吗?我那天请假没来。」邻座的同学捧着笔记本贴了过来,一脸笑嘻嘻。
      汪齐轩将自己的笔记推到对方面前,不忘调侃道:「确定是请假?不是翘课?」
      对方朝他一阵挤眉弄眼,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感谢齐轩大大的鼎力相助。」
      汪齐轩抄笔记抄了整节课,笔记本密密麻麻让他有点眼花,一听见下课鐘响立刻甩开笔打算趴下小睡一会,手边的手机这时震动了两声。
      他平时很少跟什么人传讯息聊天,除了陈立扬、曹亚寧、家人和几个交情还算步错的同班同学,再没其他,他下意识就觉得这声通知来自那个把自己晾了好几天的混蛋。
      立扬兄:我忙完了,这礼拜我可以回台北!
      立扬兄:啊对了,我阿伯要我跟你说,请阿姨下次出将的时候不用再准备那么丰盛的便当了,团里的小朋友随便吃也能长大,阿伯劝了好几次,但阿姨还是很坚持,你再帮忙说一下。
      汪齐轩顿了顿,才吞吞吐吐的输入一行字。
      轩:噢,我再跟我妈说看看。
      自从刘敏芳得知陈立扬与振南轩的情况之后,一改过去对于八家将将团的刻板印象,甚至因着国中老师的天性,对团里疏于关爱与照顾的孩子备感心疼,开始三不五时往将团跑,还不忘准备便当或点心。
      此举虽然出于好意,但总让汪齐轩感到头疼。
      对于他和陈立扬两人来说,刘敏芳简直就像一颗人体监视器,随时都可能将他们的亲密互动拍摄下来,这段恋爱关係曝光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。
      不过转念一想,正式出柜也是迟早的。
      他望着前方讲台几个正在准备分组报告的同学们,又想起不久前曹亚寧叮嘱他的那些话,手指接着移至萤幕键盘再度敲出几个字。
      轩:我下礼拜有个报告,假日很忙,你不用上来了。
      那头回覆的很快。
      立扬兄:又没关係,我只是回去陪陪你而已,没有要去哪里。
      轩:不要,你在我会分心,而且我同学要来我这边讨论报告。
      陈立扬已读了半晌没有继续回覆,直到上课前一分鐘才丢来一个ok的手势贴图。
      其实汪齐轩那组的报告早就在上礼拜结束掉了,所以他这礼拜根本就是间着的。他偷偷猜想对方看见讯息之后的神情,应该先是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,一段时间后会换上弃犬一样的哭丧脸,然后巴着他不放。
      下课之后他踏进7-11用ibon买好礼拜五晚上前往台中的火车票,想像陈立扬惊喜万分的表情,嘴角便止不住的上扬。
      台北是容易下雨的城市。
      汪齐轩出发前往火车站时天空正在唽哩哗啦下着雨,撑着雨伞往伞外一望,整个城市阴雨绵绵,他的心情也跟着阴鬱起来,尤其方才又看见了陈立扬和三五好友出门打球、逛夜市的instagram限时动态。
      陈立扬跟原先预想的一样,没有和他考上同一间学校,但以他指考两个月之前的成绩相比,能考上台中的公立大学已经算得上非常优秀了,汪齐轩一直很替对方开心。
      但分隔两地读书至今三个月以来,他突然意识到一个他从来没想过的问题。
      他觉得陈立扬比刚认识的时候开朗得多,不再总是摆一副小混混的脸孔吓坏别人,身边不知不觉就多了好几个相处融洽的同学。
      从此对方的手机里不会只躺着他的讯息,社交软体上不会只追踪他和家人的帐号,动态中不会只有他和对方的合照。
      对方开始会东奔西跑,有时候作为普通的大学生和朋友们出去玩,有时候作为柳将军护驾神明斩妖除魔。
      有时候……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的世界里可能早已不再那么独特了。
      ——人与人之间的情情爱爱永远是最复杂难解的习题。。
      汪齐轩大力的甩了甩头,拎着自己的后背包坐进自己的对号座,接着戴上耳机,闔起双眼试图让脑袋放空。
      他半梦半醒间感觉手里的手机震动了几次,虽然睡得不沉,但他赌气似的不想滑开萤幕检视任何讯息,直到下了车在火车站外头等公车的时候才点开通讯软体。
      立扬兄传送了照片。
      汪齐轩按下和陈立扬的聊天视窗,里头有三条讯息。
      立扬兄:我跟我同学在夜市玩射气球,大满贯。
      立扬兄:下礼拜带回台北给你作伴。
      对方传送的照片上是一隻半身高的哈士奇布偶。
      但布偶版的哈士奇有点太可爱了,与他印象中冷酷又兇狠的原型相去甚远——这就好像外表兇恶的陈立扬换上另一副脸孔向他撒娇讨拍一样。
      想到这里,汪齐轩噗哧一声笑了出来;他抬头往屋簷外望去,台中并没有在下雨。
      汪齐轩抵达陈立扬租屋处的时候才八点多,对方大约还在夜市或是正在回来的路上。对方的房东和陈世隆认识,房租算得十分便宜,还允许对方多打一副钥匙,那副钥匙就在自己手上。
      陈立扬的住处比他在台北的套房大了不少,两个人住不会嫌挤,只可惜他人在台北读书,偶尔才能过来住上几天,来得也不能太频繁,他还得抽出几天回家看看家人。
      环顾四周,虽然不是第一次来,但汪齐轩还是对这里的整洁程度感到惊讶,和对方在板桥的家一样,看得出定期整理、清扫的痕跡,他之前一直以为对方的房间不是陈世隆就是陈立芹在帮忙打理的。
      从玄关沿着浴室、沙发一路走到书桌旁,视线最后落在桌面上的一本桌历。
      上次来的时候应该是没有的。
      他不知道陈立扬有摆桌历或写行事历的习惯。
      汪齐轩将桌历拿起,从一月份开始按顺序往后翻。
      二月那一页,有一个日期下註记着「齐轩生日」。
      四月那一页,有一个日期下註记着「阿姊生日」。
      六月那一页,有一个日期下注记着「立扬♡齐轩交往纪念日」。
      八月那一页,有一个……
      喀噠。
      敞开的大门口站着一个原地愣神的人,怀里还抱着大型布偶。
      那人还是一样,老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一副古惑仔的造型,恨不得别人不把他当作小混混;虽然长得比较兇,但现在看来心思却细腻的像个少女。
      「你、你不是说你要做报告吗?怎么突——」
      汪齐轩没等陈立扬把话讲完,便奔上前环住对方的脖颈,仰头堵上总爱喋喋不休的嘴,将剩下的话一人一半吞进彼此的肚子里。
      「……将军,我想你了。」
      —end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