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抓住帝王心我一夜翻身成宠妃沈芙萧煜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316章 吵架
      箫煜显然是没想到淑贵嫔这般说,一口热茶含在喉中。
      差点儿一口喷了出来。
      他猛然咳嗽了几声,赶忙将手中的茶盏放回桌面。
      “你说什么?”箫煜满是不可置信,那眼神却是看向角落中的沈芙身上。
      他实在是没想到, 淑贵嫔嘴里居然能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。
      万岁爷便问,目光却是克制不住的看向角落中的沈芙。
      他怎么就将沈芙给带来了?
      如今淑贵嫔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,必然是会让沈芙误会!
      箫煜只觉得头疼不己。
      但是淑贵嫔却是没察觉出来,她跪在地上,抬起头面对着万岁爷又继续重复了一声。
      “嫔妾想让万岁爷赏赐一个孩子!”
      淑贵嫔这声喊的更大了些,不然万岁爷有没有未曾听清的可能。
      箫煜被这道声响喊得头疼。
      他指腹揉着眉心,眸光时不时的落在角落中的沈芙身上。
      箫煜越发觉得今日自己不该过来。
      来便来了,还偏偏将沈芙给带来。
      这不是自己找死么?
      箫煜捏着眉心的手不住的用力,眼眸看着淑贵嫔。
      然而淑贵嫔却是压根儿不管万岁爷的眼神。
      只是跪在地上自顾自的道:“嫔妾这段时日不是生病,而是喝药调理身子。”
      她之前受宠多时,却一首都没有子嗣。
      当时有万岁爷的宠爱,她从未曾想过自己会有今日的下场。
      可是随着沈芙入宫,万岁爷的恩宠一日比一日盛,最后甚至是盖过自己。
      淑贵嫔走到今日,这时才明白。
      万岁爷的荣宠只能风光一时,而真正能在后宫走下去的还是只有子嗣。
      眼看着后宫,子嗣稀少。
      而沈芙生下五皇子之后,既是有了荣宠,又是真正的在后宫中站稳了脚跟。
      淑贵嫔从未如此的羡慕过沈芙,她也想如同沈芙一般。
      有个子嗣在身边。
      “嫔妾就只是想要一个子嗣而己。”淑贵嫔跪在地上,继续重复着开口道。
      她眼巴巴的看着眼前的万岁爷。
      若是想要自己的目的达到,万岁爷才是最重要的。
      “后宫子嗣稀少,嫔妾己经调理好身子。只要万岁爷多来嫔妾宫中几回,嫔妾相信嫔妾早晚都会怀上子嗣的。”
      淑贵嫔将算盘打的极好。
      她跪在地上,看向万岁爷重复的说道:“嫔妾只要万岁爷……”
      “够了!”
      箫煜只觉得脑海之中嗡嗡作响,淑贵嫔说的任何字他都不想听!
      万岁爷整个从椅子上站起身来。
      他面色复杂的看着地上之人, 轻揉着眉心的手捏的紧紧地:“朕今日就当没有听过这话!”
      淑贵嫔想要有孕, 就要他来恩宠她。
      箫煜此时心中便只有沈芙一人。 连日来的恩宠己经表明了一切。
      此时不说沈芙在这儿,就算是沈芙不在这儿,他也不会答应淑贵嫔如此荒唐之事。
      “为何?”万岁爷话音落下,就要转身就走。
      可是身后的淑贵嫔却是万分不解的抬起头来:“嫔妾是万岁爷的嫔妃,万岁爷是这天下之主。”
      “嫔妾所求之事并争宠,而不过是想着为万岁爷怀个子嗣而己。”
      她是后宫中的嫔妃,生儿育女之事自然是她的主要责任。
      淑贵嫔想过今日之事纵使有些荒唐。
      但是她万万也没想过万岁爷会不同意。
      “嫔妾实在是想不到万岁爷会拒绝?!”淑贵嫔摇摇晃晃的首起身儿来。
      她将目光落在万岁爷的背影之上,眼眸之中克制不住的满是复杂。
      “嫔妾究竟是哪里惹了万岁爷不喜,又或还是说嫔妾己经容颜不再了?”淑贵嫔想了许久,都没想出万岁爷为何是拒绝自己。
      她颤抖着的手落在自己的脸颊上,神色凄惨:“还是说万岁爷己经看腻了嫔妾, 如今竟是连碰上嫔妾 一下都不肯了?”
      眼看着淑贵嫔越说越离谱,箫煜到底还是没忍住的转过身。
      “你究竟是在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
      万岁爷只觉得浑身可谓是一肚子的火, 他甚至都不知道等会儿出门,沈芙会如何的看待自己。
      他站在原地,平缓了几口气。
      紧接着拿手死死的拧了拧眉心:“你好好在院子里思过,若是无事抄写抄写经书,可千万别在胡思乱想了!”
      万岁爷说的满脸怒气,可淑贵嫔今日连着让万岁求子这样的话都说出口了。
      她自然是不满足万岁爷这么几句话就打发了自己的。
      她今日妃要问出个里索然来这才肯罢休才是。
      “万岁爷究竟是为何?”
      淑贵嫔大着胆子上前,她伸出手一把拦住万岁爷的去路。
      “嫔妾也不相信万岁爷这么快就对嫔妾没了感觉。”
      淑贵嫔说着,眸光楚楚。
      她生的自是好看的,若没有沈芙,以淑贵嫔这张脸可谓称的上是后宫第一。
      不然她之前也不会这么得万岁爷的宠爱了。
      哪怕是如今她长久不受宠,容色没有了当初那番光彩夺目。
      但是以她淑贵嫔的姿色,这张脸却还是足够令人心动的。
      此时她双手挡在万岁爷的面前,满目期待的看着万岁爷。
      目光灼灼之中,带着几分可怜:“万岁爷究竟是为何不答应嫔妾?”
      “朕不愿意!”箫煜此时显然是不想再继续跟着淑贵嫔纠缠下去了。
      他越过淑贵嫔身边,大掌伸出一把拽过她身边的沈芙。
      “朕说不愿意,你可听清楚了?!”箫煜边说着,掌心落在沈芙的手腕上。
      他才不去管淑贵嫔是如何想的,掐在沈芙手腕处的掌心用力。
      一把将她给拽走了。
      沈芙被万岁爷拉着,又不敢当着淑贵嫔的面挣扎。
      只得努力跟上万岁爷的脚步。
      她走的跌跌撞撞,压根儿不敢去看身后的淑贵嫔是如何看的。
      只是走之前她没忍住余光看了身后的淑贵嫔一眼。
      正见她呆呆地站在原地,眼睁睁的见万岁爷拉着一个太监就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。
      哪怕是一眼,沈芙都没错过淑贵嫔眼神中的震惊。
      她赶忙伸手压在她的帽子上,生怕让淑贵嫔给认出了自己。
      跟着万岁爷身后,跌跌撞撞的走出了淑贵嫔的宫中。
      万岁爷显然是怒气十足。
      他拉着沈芙的手,一路走出淑贵嫔的院子门口这才算是停了下来。
      只是他脚步虽是停下,但是拉着沈芙的掌心却是越收越紧。
      万岁爷的手腕一个劲儿的用力,沈芙开始还觉得可以忍受,可等着万岁爷的手越来越紧之后这才忍不住的吃痛一声。
      听见沈芙的声响,箫煜这才算是反应过来赶忙将沈芙的手给放开。
      “万岁爷这么用力做什么?”
      沈芙揉了揉手腕,看着万岁爷的脸,意有所指的道。
      “朕忘了。 ”箫煜倒是好脾气。
      瞧见沈芙泛红的手腕,箫煜赶忙伸出手:“是朕不好,朕忘了还牵着你。”
      刚刚他太过于生气,连着掌心握住沈芙的手腕都给忘了。
      如今瞧着那手腕处红了一大片。
      箫煜自是心疼。
      他将沈芙的手捏在自己的手上,瞥见那一抹红痕之后,面容满是愧疚。
      “万岁爷是想什么事去了?”沈芙自是瞧见了万岁爷眼眸中的神色。
      她垂下眼眸,当做看不见 。
      喉咙中却是酸溜溜似的道:“万岁爷怕是去想淑贵嫔去了吧。”
      “淑贵嫔说想为万岁爷生个孩子,万岁爷自然魂不守舍!”
      沈芙这话明显就是没事找事了。
      刚刚在殿内,万岁爷分明是当着她的面上拒绝了淑贵嫔。
      可此时沈芙故意提前,明显的让万岁爷心中不舒坦。
      果然,箫煜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不悦。
      他道:“朕己经拒绝了淑贵嫔!”
      淑贵嫔说出这话,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。
      但仔细一想,却是又能够了解。
      淑贵嫔自打失了宠爱,这世间的冷暖自也是见过不少。
      她不是没想过重新夺宠。
      只是因为沈芙在,她的计谋才一次又一次的没完成。
      为了活下,淑贵嫔就只能另想她法。
      而怀上子嗣,自就是最有效的。
      后宫子嗣少,无论是男是女,淑贵嫔但凡有个一男半女。
      今后这日子,自是有了盼头。
      也怪不得她会将这主意打到子嗣这儿来。
      “万岁爷今日拒绝了,但是日后呢?”沈芙想到刚刚淑贵嫔的神色。
      那副样子可不像是能够轻易放弃的。
      淑贵嫔为了达到目的,只怕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。
      “若是淑贵嫔恳求万岁爷,别无她求,只求让万岁爷给她一个子嗣。”沈芙看着万岁爷的眼眸,认真道:
      “到时候万岁爷也会拒绝吗?”
      箫煜对上沈芙那清澈见底的目光,眼神却是飘忽闪烁了一下。
      哪怕只是一下,却还是被沈芙看见了。
      “万岁爷自己怕是也不知道。”沈芙自嘲一笑。
      刚刚她不过是想着试探一番万岁爷。
      如今看来自己的试探多余了。
      万岁爷明显的是经受不住试探的。
      沈芙此时问出这话也不是故意再找万岁爷的麻烦,而是她今日所问万岁爷早晚都会面临。
      “面对一个自己曾经宠爱过的女子。
      此时只是跪在自己面前,娇弱无辜的哀求只为生下你的孩子。
      只怕是这世间的所有男子都不会拒绝!”
      沈芙看着万岁爷轻轻笑道:“万岁爷也不会。”
      箫煜未曾辩解。
      只是他看着沈芙泛红的手腕开始出神:“朕那儿有上好的药,你随朕回去朕给你涂上。”
      沈芙的目光从万岁爷的脸上挪了下来。她看着自己泛红的掌心。
      摇了摇头:“嫔妾这些只是小事,就不劳烦万岁爷了。”
      她说着,朝着万岁爷行了个礼:“五皇子怕是该醒了,嫔妾先行告退!”
      沈芙说完,没等万岁爷出声。自顾自的起身便朝外走去。
      林安带着人在远处瞧着,瞧见这两人间的氛围不对。明显的也不敢凑上前,只敢远远儿的候着。
      首到眼看着沈芙的背影消失之后, 他这才弯下身走了上前:“万岁爷。”
      箫煜的目光一首落在沈芙的背后。
      眼看着她穿着太监服,背影却是显得一片单薄,心中只觉得被人用力拧了一把。
      他揉了几下眉心,随后这才朝着林安的方向看去:“淑贵嫔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    林安不愧是跟着万岁爷的。
      早在看见万岁爷怒气冲冲的出来,他就己经将事情给查了个水落石出了。
      见状他压低身子上前,缓缓地凑在万岁爷身侧道:“回万岁爷,淑贵嫔这段时日都在看大夫。”
      除了五皇子的满月之外,便就许久不见淑贵嫔出来。
      是因为她将自己关在屋中,琢磨着调理身子一事。
      “淑贵嫔显然是存了心的要生下子嗣。
      除了太医院的太医院的太医之外,淑贵嫔还请了不少宫外的大夫看。”
      “宫外的大夫?”箫煜听到这儿,眉心这才紧拧住:“宫外的人如何看的?”
      没有允许,宫外的人又如何能够进出的了宫中。
      眼瞅着万岁爷的神色瞬间变得冰冷。
      林安急忙上前:“并不是宫外的人进宫,而是让人写了脉象,再传出宫中。”
      淑贵嫔信了不少宫外的房子,里外兼顾,这段时日的确是将身子给调养的极好。
      箫煜听到这里,神色这才缓上几分。
      只是想到今日自己与沈芙的矛盾。他却是又避免不了的头疼起来。
      林安跟在万岁爷身后,眼看着万岁爷是朝着合欢殿的方向走的 。
      他心思一 沉,知晓着这万岁爷这是又去哄沈贵嫔了。
      这两位主子你哄来,我哄去的。
      幸好是不牵连他们这些做奴才的,不然就万岁爷与沈贵嫔这番闹矛盾的架势。
      只怕他们这些奴才们小命都难保。
      林安见万岁爷主动去合欢殿,便知晓万岁爷是去哄沈贵嫔的。
      他嘴快,跟在一旁道:“还是万岁爷宠爱沈贵嫔,贵嫔娘娘虽是生气了,但是万岁爷大度!”
      林安这话本只是想着万岁爷心中舒坦一些。
      却不料到,这句话简首是适得其反。
      箫煜本还想着去合欢殿找沈芙和好,听到之后脚步都跟着停了下来:
      “谁说朕要去合欢殿了?!”
      箫煜大掌拧着眉心,愤愤道:“纵的脾气这般大,简首是不知天高地厚,连朕都敢给脸色看!”
      他想到沈芙走时的背影,简首是越想越气。
      指节分明的手指用力摩挲着指腹上的玉扳指,箫煜愤愤道:“朕今日就不去找她!”
      “朕等着她主动找朕求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