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介绍 首页

    燧源

  • 阅读设置
    第九十七章 时代,变了!
      泰勒丝毫没有留情,带着指虎的拳头向西泽小腿狠狠砸去。
      周围的人终于意识到了不对,这根本不是切磋,这是谋杀!
      “快住手!”
      康妮此刻已经等不了汤尼回话,但她也是第一次见源斗台,解除屏障的方法也不知道,无法去救下那西泽。
      那些看客此刻也只能闭上双眼,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。
      年纪轻轻就两道命痕,未来不可限量,只可惜不懂得隐忍,被对方一激,就热血上头去拼命,反而给找到机会给废掉了。
      “可惜了,我归裳又要损失个命师了。”
      一个大叔摇了摇头,背过身去准备离开。
      “等等!你看那孩子掏出了个什么?”旁边的人一把拉住他,一脸惊讶的说道。
      泰勒也看到西泽掏出了块东西。
      那玩意儿自己貌似见过…
      在福利院时,琼丝太太和约克叔就是靠这玩意儿击退了圣骑士。
      “符牌?”
      “对!就是符牌!”
      西泽等了太久了,如果泰勒没有对自己下死手的想法,他根本不会用这一招。
      “你用符甲,那我也借用点外力,很合理吧?”
      木牌内嵌着的爆元符此刻生效。
      在源斗台的空间内,那爆炸的瞬间就释放出巨大的能量,整个场地被火光和热浪席卷,空气也因为冲击波而剧烈震动,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      因为超过能量符合,源斗台终于支撑不住,崩塌开来,而那爆炸产生的火焰如同火山喷发般炽热,火舌贪婪地舔舐着中央的二人。
      因为屏障破碎,剩余的威能犹如一把巨锤,将附近的建筑和物体冲击得粉碎,那些观众也应声倒地,一个个哀嚎起来,康妮也是没反应过来,被掀翻在地上,强忍着疼痛,向前方爬去。
      “这是什么啊?”
      她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牌子,就和离子炮一样,破坏力如此惊人,燧源有这样大多武器,教会真的有资格做它对手吗?
      随着爆炸声音在街道回荡,让人心生恐惧。
      圣骑士们也终于出现,带着救援设备和灭火器冲了过来。
      看着被摧毁得只剩个深坑的废墟,还有弥漫在空气中刺鼻的气味,方才的恐怖场景在人们心头无法散去。
      “康妮大人,这里发生了什么情况?”
      为首的小队长,扶起康妮,率先问道。
      身为黑衣修女,这里她职位最高,但是方才事发突然,她本可以用命力护体,减少受到的伤害,只可惜等她反应过来,已经晚了。
      “快去看看那两个孩子。”
      康妮快步上前,这两孩子绝不能出事,一个是燧源的人,另一个是14岁三道命痕的天才,如果出了问题,那圣罗伦索神父都得被问责。
      这可不是自己能承担的。
      翻过碎石和尘土,众人终于找出了泰勒,他脸色苍白如纸,嘴唇因为疼痛而紧紧抿着,都快拧成一道波浪线。
      全身大部分衣服因为爆炸而撕成了碎片,露出了斑驳的血痕和伤口。
      他左臂严重扭曲,手上的指虎也因为与爆元符相撞,被熔成一团铁水,粘在手上,骨折的面积基本占了三成,鲜血从断口处涌出,打黑了地面。
      双腿也是严重受创,康妮以为是被焦土遮挡住了,不顾手上的伤势,挖呀挖呀,直到手上的美甲扣在水泥面上传来的疼痛感刺入大脑。
      她才反应过来,泰勒的腿……没有了。
      不见了,只剩下大腿那点残肢。
      泰勒眼睛闭着,额头上渗出大片汗珠,呼吸也渐渐变弱,一开始还在微弱地呻吟,后面嘴唇上逐渐泛起白色泡沫,紧接着昏死过去。
      这是在和死神抢时间,圣骑士立刻用担架将其抬上符车,送往修女所。
      康妮瘫坐在地上,大脑一片空白。
      怎么会变成这样?
      这小孩已经是燧源的人了吗?
      符牌可是燧源的象征,又一次想到燧源正式成员人人都有符牌,她就更恐惧其实力。
      如若把自己放在泰勒的地方,或许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      “康妮大人,这小孩儿竟然突破了!”
      圣骑士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,随着声音看去,她又一次被刷新了认知。
      在激烈的切磋后,西泽虽然受伤严重,但令所有人,包包括他自己意想不到的突破了,命基爆发出的命力替他挡下了大部分爆炸余波。
      那面具上,第三道命痕在鼻子处划出。
      虽然受伤,但并未减弱他的意志,潜力也因此激发出来,好在自己在爆炸前学着路易的济生步,拉开距离,只受到很小程度的伤害。
      并且济生步还为他恢复了些许命力,更方便现在开辟命痕。
      他一边控制命力绘制命痕,一边对那符牌更惊讶了。
      没想到精忠符还有为主人抗伤的效果!
      这也是他能在这场爆炸中活下来而不是像泰勒那样子。
      控神阶符咒,恐怖如斯。
      康妮则是从震惊转变成了无语。
      燧源的人都是魔鬼吗?
      十四岁啊,自己不过英灵中期,卡在这个境界多少年,这俩小孩,突破的这么快吗?
      “这孩子,很努力,怪不得队长会选择他。”
      一道天籁般的声音在康妮耳畔响起,猛地回头,她立刻微微躬身,尊敬回道:“见过公主殿下。”
      “免礼,不用见外,康妮·莫妮卡修女。”
      艾尔莎的声音总是充满了温暖和关怀,无论是对王宫里的贵族,还是外面的平民百姓,都是平等的对待。
      “西泽,是个很努力的孩子。”
      从上次领回燧源后,西泽的天赋还有努力,都被艾尔莎看在眼里。
      自己虽然不是命师强者,但有家族庇护,可以无忧无虑,但西泽、伊芙、泰勒他们这些福利院的孩子,只能从有限的空间中夹缝生存。
      分配的不均和青春期出现的问题,往往是福利院无法顾及的一点。
      从西泽口中得知,所谓的大头哥,也就是院长的儿子帕克,就是因为从小承受在必须成为命师的压力下,一切都是必须要强过那些孤儿。
      一切或许都是那么巧。
      自傲的帕克在命基凝聚失败后,便自暴自弃,仿佛除了命师这条路,他的人生没有第二条路可选。
      父母老年得子,原本美好的愿望破碎,也是压垮帕克的最后一株稻草。
      老院长攒了一辈子的辟痕丹,也没地方用了。
      西泽对此唏嘘不已,在他看来,帕克在武术体能方面,有很好的天赋。
      但执着那命师之路,也算是咎由自取。
      艾尔莎对他这个想法,当时也是给出了回答。
      “每个人给自己的定义不同,谁也没有预知的能力,活在当下,让将来的自己不后悔,就是最好。”
      康妮知道艾尔莎在说自己对于两个孩子带着有色眼镜,去对待二人。
      很明显这是片面,不理智的。
      当然结果也是显然易见的,当时把自己伪装成乖小孩的泰勒,如今已经骄奢跋扈,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。
      “现在燧源需要人才,我们对你这段时间,不管是福利院的善后还是管理工作,成绩都很优秀。”
      听到公主说出这番话,康妮都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      但艾尔莎没有忽悠她,自琼丝太太被玖夵附身后,虽然保留了意识,但肉身尽毁,化作一颗宝石,就算金使路易用符力恢复,都没有用,但燧源后勤也只是伊芙暂时接管。
      伊芙身体出现变化前,还勉强能够应对,但自从她身上长出鳞片,用符甲把自己包裹起来后,减少见人的机会,燧源后勤难免就出现了情况。
      当然这也是艾尔莎对伊芙的一次示意,现在所有人都能看出来她俩对沧澜有意思,但伊芙体质是和沧澜一种类型,虽然艾尔莎有公主身份加持,但是金使路易破界升天后,燧源内部的人都对艾尔莎不太抱希望了。
      毕竟归根结底,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      但艾尔莎不信,她贵为一国公主,自然不会未战先怯,不亲自尝试一下,她是不会认输的。
      他可是还欠自己一样东西呢。
      “公主殿下开口,我理应不该拒绝,但是,我也是归属于教会,这在这个关键时刻,不太好吧?”
      康妮没有被冲昏头脑,这么多年摸爬滚打,好不容易趴到黑衣修女这个位置。
      但她这个理由很委婉,如果换做平时,自己无非是多一层身份,无伤大雅,但此刻,她要是走错路,那下场可就不好说了。
      “康妮,你没有选择。”艾尔莎闻言笑着摇了摇头。
      她自信地向前走了几步,鞋跟踏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也拨动着康妮的思绪。
      “一下子两位小天才都受了重伤,其中一位还是教会重点培养的人才,这事,你该怎么和教会解释?”
      果然,康妮因为泰勒,已经把前途给毁了。
      包括西泽和泰勒打斗时,这女人一直都在旁边看着,源斗台是燧源的产物,怎么解除屏障,艾尔莎一定是知道的,
      不愧是在王室的宫斗中出来的人,真是可怕。
      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,西泽的生命或许都可以被利用。
      不过艾尔莎也有自己的底气。
      毕竟西泽一个预备队员,怎么可能会有符牌?
      并且已经学会济生步的西泽,拿下泰勒基本是没问题的。
      只是没想到泰勒会用符兵,也怪不得他有此番下场。
      身为命师还不知道一件事情,命痕层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定数,真正能决定比赛的,往往是各种手段和符甲符兵的配备。
      时代,变了。